绥宴

混沌乐子人常年刨坑

非挂人/避雷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瓜条(二)

@茶茗囧 

瓜条(1

非挂人/避雷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二编:

如题,这是我在得到非公开道歉的一周后才发出来的瓜条

从当初的难以置信,悲伤,到茶老师不停推诿扯皮的愤怒

再到已经拉扯近一个月后的无力与茫然。

这个瓜条最后发出来的目的,早就不再是一定要讨回来点什么或是让别人评论什么


在昨天发出后我们几个老师也一致决定退圈

cp粮为我们带来太多快乐

可惜圈子里面的同好没有


有缘不再见。

@茶茗囧 


后续 

『金蝶封珀|22:00』往生

❈是和宝贝亲友@和弗莱网恋被迫入职黑心安保公司

的西幻同PA联动(之前一起的脑嗨!

❈养子×不老魔女  

淡到没边西幻背景,似是不是养成梗

❈XP产物放飞自我,总得让胡桃年纪也大一回(不)


“你爱我吗?”

————

爱是世界上最玄妙的课题之一,鲜有人能自称精通此项。

毕竟有太多混杂其中的干扰项阻挠着人们探求到无暇的本质———譬如因愧疚而悉心的呵护,因相似而沉沦的假象,譬如,因怜悯、被怜悯而产生的悲欢纠葛。


无所不知的魔女不是此学术的解读者,亦或是,很难能想象到这位安于一隅纯粹如此的女人,会沾染情爱一类。然而世界的真理便是——那些还未降临的并非不再来到,无需祈求与宣祷。


望见黎明绽放的白蔷薇总是颤颤巍巍挽留着露珠,清晨的飞鸟更迭几代依旧飞向远山,星夜下许愿的恋人拥吻宣誓;海浪,层崖,世间万物在年岁的洗涤下安稳踱步,在激起浪花之前眺望无穷的回忆。


不再能够细数的过往几多,直到遇见,直到命中注定的鬼使神差。


鬼使神差,对,

反正胡桃是这么认为的

不然怎么解释她一初恋都没有的黄金牡丹魔女突然牵着一个半大孩子。

怎么想都不对劲。


被牵着的男孩不哭不闹任由梅花眸的魔女带着自己回到森林深处,只是偶尔会在身旁人情绪波动过分外露时歪头看向她。


那孩子不是西部大陆的人——从他那双鎏金的眸不难猜出。但除这看着六七岁的身形之外其他信息无从得知也无法查询,是荒郊野岭又不是喧闹市集哪来那么多闲出屁的眼睛。

这可如何是好,胡桃皱眉。

再望向他时发现那孩子同样在回望的视线,认命般叹口气,

“真的想不起任何关于你父母的信息吗...”不等身侧的男孩作出回应,胡桃便自顾自说了下去“也罢也罢,毕竟你也同意在找到家之前同我生活,不若给你起个名字好了,也方便我称呼。”


“好”,他乖巧的应下,带着懵懂的神色点头。

“叫什么好呢....”博学多识的魔女也犯了难,一时也想不出来干脆把他拉到身前打量着,在对上那双眼眸之时突兀有了想法

“钟离,你就叫钟离可好?”

  钟鼎铮鸣,离舒有礼。

他没反对。


穿过残垣撩起藤蔓,在迈过重重树根的小径之后,钟离与胡桃到了居所。

这是以后他将生活的,“家”


为他找到原初之地的约定当然十数年如一日的进行着,先无需纵观有何进展,单是这二位的日常尚值得唠一唠。


比如谈谈初到时胡桃想一展身手为家中唯二的生灵接风洗尘却让钟离有幸体会到“艺术是爆炸”这件事;比如谈谈在钟离多次请求学习炼金得到应允后的一个下午便参悟“创生”这件事;再比如相处仅个把月家庭地位就发生反转这件事。

不知道谁才是年岁大的那个———在胡桃第一千一百一十二次被摁着要求好好吃饭时,她愤愤地想到。

真像老妈子,哼。


胡桃初始以为自己捡了个尾巴,毕竟钟离初到,小孩子还是很没有安全感的;后来她觉得自己捡了个奇才,哪怕天赋奇佳如自己当年也是花了一个月的时光自学成功;再后来,再后来就是现在,像捡了个便宜妈。


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对吧,多了不少烟火气,还有人陪。

胡桃一边苦中作乐的想着一边苦哈哈的咽下了药剂。



总是在不经意间回首才发现年月究竟掠去几多,二人每每在高处吟赏烟霞时胡桃才惊觉,昔时的豆丁如今已是身段颀长的青年。而回忆里那些飞鸟游鱼山川海浪,现在估计也大有变化。

“怎么了吗?”身旁的青年有些小心翼翼的瞧着她的脸色,温声道。倒不是他多管闲事,自己名义上的养母,大名鼎鼎的魔女“炎蝶”,私下里实在不让他省心。

于他而言,学术知识倒算作其次,她过得好不好,舒不舒服,起居有什么需要缺漏才算做第一位————要从生活处的缝隙渗入,就算要耗费许多心力,他想,若能换来同行的资格,

值了。

只是近来是越发的苦恼。他早已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童,哪怕少年时依旧固执的想要洗脑那些不可名状的冲动命名为濡慕与亲近,此后那些黏腻的心思却怎么也遮盖不住。更为阴暗的占有欲悄悄攀附在她所认定的关系上与日俱增,他光是抑制那些满涨的情感就要耗费不少心力,别提还要招架住小木头无时无刻散发的魅力。

钟离觉得他真的要疯了,哪怕已经尽可能在方方面面远离她。

只是忘了渗入她生活的同时,爱意何尝不是在侵蚀自己。


胡桃最近也有些苦恼,她的养子,引以为傲的学生,最近在躲着自己。

是那些人口中的叛逆期青春期吗?


醒醒,我说。若是钟离在身边一定会这样说。

就普遍理性而言,所谓叛逆与青春期只会在十三四岁的孩子身上出现,而我已年过二十。


“啊啊啊啊啊真是烦躁!怎么这个时候也会想起他啊!”胡桃抓了抓头发,懊恼的想着。


也许是该放出他去历练了?


听到此消息的钟离并不意外,甚至是很干脆的就答应了下来。

“当然啦也只是在征求意...诶?”

真是没想到的展开。


这件事在提出后便迅速被安排上了日程。

直到约定好离去的时刻胡桃已站在门外向他招手作别时仍觉着不太真实。

就,就这么走啦??

好吧!反正他这么想躲着我,我自己也不是不能再一个人生活下去!



好吧不能。

这是独自生活两天后把厨房炸了n次的胡桃的第一想法。

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是第二想法。


独行千年的女巫影影绰绰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很不对劲。按理说自己不该对某一事物,某一人产生如此大的依恋。理智告诉自己不该沉溺不该想念,却已经习惯性的望望没人的里屋后坐在窗外等候。


好吧!承认就是了,她恋爱了。

重申一下,她,行千年对人间几乎毫无流连的魔女胡桃,恋爱了。

对象是自己的养子。


不被世俗与神明祝福的恋爱见不得光,去他的吧。胡桃面无表情的盯着刻板的条规。

想要被拥抱被呵护的心情要长出翅膀飞向那人身边。

这么想着,也那么做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利用通讯工具对着那边一通输出,反正中心论点就一个,再不回来就要被饿死。

至于为什么不用传送卷轴去他那边或为什么不挑明这临门一脚,

多简单的问题,恋爱告白当然要男方来做。

胡桃坐在断石柱上晃着脚想。


背后忽地传来暖意,童话故事的男主角姗姗来迟

胡桃并不意外,但在她憋出什么言语之前————


有羽毛擦过她唇角


“你爱我吗”


FIN.


上一棒 @睦月得鸟羽 

下一棒 @和弗莱网恋被迫入职黑心安保公司 

『金蝶封珀|18:00』春风不渡

❈全文3k+  文笔垃圾逻辑不通

❈古代paro,BE

❈进来吃刀




“ 是终究错付,春风再不渡孤城



(序)

三月暖漾回春,他亲手将我送上即为他人妇的花轿。

轿帘无力垂下的刹那,只听得他似有若无的一声舒气,恍若撂下重担。

我微仰起沉重花冠咽下泪,是了,是我任性骄纵至此纠缠数年,经此亲手相送,也算是为这段无始无终的孽,求得一句善局。


末冬的风太冷,吹得轿下的红纸花缕缕纷飞向后叠动

—— 一如我被铰碎零落的期望。


(一)

一段执着不止的纠缠大抵都有俗套相似的开端。

胡桃和钟离的相识,源于一场气氛并不粉红的英雄救美。


彼时仍在寒冬,沿街的叫卖声却并不萎靡


“皮薄馅大,新鲜出炉的包子——”

“嘿!您瞧这发簪的成色!这质地,这花样!”

“走过路过——云锦轩新出的料子客官不若里面瞧瞧?”


前几日被父亲拘在家中早就憋坏了的胡桃,听见外面的热闹劲哪里忍得住,胡乱抓了把银钱揣着小巧的暖笼便狗狗祟祟出了门。瞅这猫腰踮小贼一般的举动若是被长辈知晓免不过一顿思过罚抄。


也便罢了。

胡桃仰着小脑袋望天上云翳铺陈。诶呀诶呀,不痛不痒啦。摆摆手,不消半晌心头一点影影绰绰的担忧就被蒸笼热腾腾的气扰散。


———“老板!来一屉肉馅包子!”

               “好嘞!”


无忧与烂漫——


如果茶馆搭台的说书人没接上英雄救美究竟几何且待下回分晓,

如果本该相遇纠缠的轨迹可以分离割舍,

如果,如果

至少相遇的刹那可不可以错开相注视的眸


(二)


可惜没如果,

不然后来每个枯坐对月饮的夜晚胡桃都不会呢喃断语,逃不掉噩梦一般。


而有幸被少女小声嗫嚅着的那次翩然一面仍在心尖上不间断重复上演云破日出的英雄瞬间———

护拥的余温恍若昨日鲜明在掩饰泪痕的臂弯微微发烫。


倒也并非是合乎情理要以身相许报救命之恩的情节。

说来好笑,用少女懊恼的言语来讲,“是那路缘突兀冒出的石头精怪不甚注意冲撞到我,怎能算得我的错嘛”

于是一般路过的闲散王爷不过顺手一捞,怀里便多了只差点因只顾冒着腾腾热气的流油包子而被石头绊倒的,小巧的仓鼠。

嗯,真像。

大氅下拥着女孩以免被马车剐蹭到的钟离如此想到。


初时的胡桃仍无所觉——哪怕被怀抱在面容不清的人胸怀里,只是低着头将油纸袋护得紧了又紧,嘴里鼓鼓囊囊还不忘念叨着包子没摔出去一类。


劫后余生般拍拍胸脯吐口气,仰起小脸正欲开口道谢时视线却突兀闯进一抹闪烁着的鎏金,

两相视线暧昧交缠不过一霎,便足写尽余后所有风月。


是真的“郎才独艳,其世无双”,世人赞誉的陈词全数堆砌在他身上也不过尔尔,她愣愣的想。

连嘴里的包子都忘了咽下去。


一见钟情是停留在话本上的尘俗,初见惊艳却又多了一份缱绻的生疏在唇齿间旖旎欲吐,卡在其间不上不下的位置晃荡,勾的她耽溺于此。


一声嘹亮的马鸣捣碎这若有似无的气氛

定格的时间彼此眼中不过万刻,外界的纷扰却不会因此停止。

“姑娘?你还…”“唔唔嗯嗯我没事没事好得很,多谢大人营救小女不胜感激咳咳咳”

雀鸟与温玉的声鸣同时响起。


理智一瞬间回笼,胡桃应激一般跳着脚推开了钟离一边疯狂道歉——可惜忘了唇齿间的满嘴肉香,于是一阵死命咳嗽后半转身欲哭无泪的处理历史遗留问题。


初遇分明是尴尬且羞恼的,不过是少女执意要将这抹惊艳好好存放在心间要让其永远滚烫。


(三)


之后的一切都像是被拓印在了剧本之上


追夫伊始时胡桃并没有什么思绪,毕竟她也还是个年方二八情窦初开的姑娘家,哪里能懂得,

能在礼教之下做过最出格的事情也不过是趁着胡搅蛮缠才得来的参加宴席的机会窥那一眼,而后捂着声如擂鼓的心脏期待他的回眸。


胡桃向来视话本里那些为求所爱夜不能寐辗转反侧的小姐如俗人

只可惜明了之时已成剧中人。

第一次体会到不得心上人注视的时光如此难捱,明明近在咫尺想触碰却永远和他相隔,视线转过来的刹那心头不知名的胆怯又按下少女滚烫的心意。

或许仰望着那道身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可惜在情思与现世面前,她永远慢他一步。

他眼中装下了那么多人,独独忽略掉一颗真挚的爱意。

看着他与其他世家小姐谈笑风生,温润如玉的眸子总是专注的盯着与他交谈的人,克制又尊重;看着他游刃有余的在一众势力里独善其身不染有一丝一毫的晦暗。

可是隔得太远,远到行至他身前也只得到一声“久仰”


失落,纠结,无措,彷徨,通通被不敢言说的仰慕拧巴拧巴揉成团,团进一滴将落未落的泪含在眼眶。


不能再等了,不能,

如果钟离真的就此在她的世界落幕该当如何?

胡桃不敢想。


于是一次难得的机会——那是一次借由赏花的名头的相亲宴,颀长的身形难得落了单,

胡桃提着不知道提了多少次的勇气把太想说的不敢说的太出格的一股脑吐了出来——


低着头不敢再抬起,明明是和初遇近乎相同的场景,只是心态转变,眼前人依旧风清云朗磊磊落落,只她再难是当初大大咧咧只想着包子的鬼灵精。


“感谢姑娘抬爱,小王自不敢当,还请姑娘,放下吧。”


啊,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呢。

哪怕做足了被拒绝的准备,听到婉拒的话语还是不可避免的涌上悲伤与失落,

也无心再赏玩娇艳的花朵。


那天胡桃不知道是怎样回到了家中,只记得遣下所有人后怔愣望着的天花板——空荡又晦涩,

像被揉碎的心情。



胡桃翻了身,将低泣埋进了被子里。


(四)


也难怪吧,

从一开始写好的剧本,也许结局一开始就注定了吧?


可惜胡桃不是那种信命的人,即使身边所有人都劝她停手。

她不信,从某种程度来讲,不撞南墙不回头,


于是屡战屡挫,屡挫屡战。

就像是看不见尽头的丝线纠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胡桃喜欢上了饮酒,那种清冽醇香却度数不高不低的酒。好似这样就可以借着与他相近的特质拉近一点一厢情愿的距离。

倒也不是没想过放弃,“一次,就这一次,他再拒绝我便离开不作纠缠,走要走的潇洒”类似的话语听到已不知是第几遍。这次,下一次,再下一次,胡桃好像还是会走上前去追逐那道身影,像扑火的蛾,义无反顾。


用密友烟绯的话来形容,

“就像水冲堤坝,相见的刹那便决堤崩溃”


在不知道历经多少月岁的单向追逐后,钟离拉住再一次因告白失败打算跑路的胡桃

“我只救过你一次,严格来说那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姑娘何苦?”

胡桃没料到心上人这样发问,一时间愣在原地


“还是说,姑娘在那次之前便对我有所图呢?”


闻听此言的胡桃登时要开口反驳,却悲哀的发现理智堵住了欲出的言语将事实摆在眼前。不是没见过,不是没遥想过,那日的温度是她能借此接近的最好借口。

最隐秘的心思被揭开晾晒在凛风里,

望进那双仿佛能看透所有的鎏金眼眸,胡桃失魂落魄一样,垂了脑袋。


钟离见此倒也未再说什么,松了手退去半步,轻声“姑娘珍重”


转身消失在风雪里。



(五)


自那之后,钟离对胡桃的态度却突兀一百八十度转变,

往常只要视野范围里出现胡桃就扶额无奈叹气一连串的王爷突然默许了胡桃的陪伴,莫说旁人,就连胡桃也为大转弯的态度摸不着头脑,旁敲侧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干脆不问,于是二人将将把气氛维持在一种诡异的平和里。


只是表面平衡就是用来打破的吧,

胡桃想,我早该意识到的。


某一天的清晨,胡桃忽然就被告知禁止出门,问遍家仆也只说是父亲的命令。气喘吁吁的跑进父亲书的房,也不顾任何礼教就要开口质问到底是为何——

如果没有瞥见桌上凌乱堆放的男子画像。



一切都明了了。

胡桃一瞬间感到了世界的黑暗。



反抗是不可能反抗成功的,经历一系列抗议套餐诸如绝食逃走都未果后,钟离来了。


他来干什么?他要说什么?


他来了。

他走了。


胡桃却忽然安定下来,往日晶莹的眸如今像一潭死水。这样沉静却更让人担心。

如此防备许久,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没再闹出任何岔子。


成亲的日子到了。


'昏暗的世界忽的一下子明亮,原是有婢仆掀开了轿帘,锣鼓阵阵,只听得连声道喜。

“当啷”,铁盆清响予我的未来敲上定音'

胡桃闭上了眼睛。


我知我的故事戛然于此。

梦醒之外是不可名的黑暗


(尾)


终末是什么?

钟离不清楚。


他只看见了铺天盖地的红。

像开在郊外天成山上漫山遍野的梅。


雨雾笼罩旧人间,有茶台说书人做着结语。


“烟暮三月细说点雨山前

   春风无渡,

    两点桃瓣不换一分酒钱”


FIN.


上一棒@尾纤卡

下一棒@睦月得鸟羽 

某人开始逃避了

你自己答应好的要转发瓜条向我道歉

我瓜条都没发你这么急着拉黑我干什么呢

在我真心实意把你当亲友的时候背地里造谣我随意骂我,被发现了一句情商低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想的是你要办企划,cp要过七夕,我需要给你一点面子不要让你那么丢脸,没想到你一点教训也不吸取


骂走圈子里四五个老师,一句“那以后不要再见面就好了”,然后拉黑我们把我们踢出企划


起因只是因为我们忙着自己的生活没有搭理你所以我们就是讨厌你

呵呵

@茶茗囧 


我妥协了行吗,今天我不会发瓜条

大好的日子我也不打tag,

不想打扰大家的兴致


求求了,要一句真心的道歉那么难吗

还是说你只会一句什么都没有的道歉然后就拉黑呢

@茶茗囧 



希望大家能扩一扩……帮帮我们几位被她无缘无故嘴的老师

『金蝶封珀|4:00』伏涎(R)

❈喜闻乐见魅魔梗,放飞自我毫无逻辑的XP产物

❈七夕的小情侣破除万难也要do(你

❈走点置顶,这辈子也指望不了LOF

———  

  “心甘情愿,不问笼雀多少年”

   ↓

           ↓


      

  (意思是能放出来的可能只有这么点XD

  

  上一棒@大慈善家 

  下一棒@睦月得鸟羽 

———


 文末照例BB:来点红心?

   

七夕  钟桃24H企划

『金蝶封珀』 宣


主宣:绥宴

策划:绥宴

宣图制作:晏笑


感谢@yosa. @和弗莱网恋被迫入职黑心安保公司 @华扇kasen @无氧 @睦月得鸟羽 @尾纤卡 @大慈善家 

各位老师参企

一些碎碎念:这次企划来的匆忙却又水到渠成,比起一项工作,我更把它看作是与亲友的团建,

是我们一起为钟桃大婚的准备(?


***感谢睦月老师为本企划起名!

    感谢美工妈咪!我的超人!


最后,感谢支持我的你们



『梅叶缠岩|18:00』Watching me

♤是鸽了三个月的口嗨产物,逻辑稀烂,流水账式文笔,不喜请及时退出

♤全篇1k5,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

♤本篇又名《钟老头委身成为牛郎的原因是个谜》

♤未完,会补档

来晚致歉,我错了我错了(滑跪)

 

————————————————

“镁光灯下你踩着我的血肉不愿松手,我当愿倾囊相与博取回眸,但还请归属于我吧,以爱意,以同样的血肉”

 ——————————————

 

旋转的霓虹,逼仄的店角,周遭的酒气与喧闹。他们对视,相望。视线定格,拉伸;喧闹与他们的世界隔离。

“今晚我就要他了!”稍显稚气的话语掷地有声。

 

一瞬的静默之后招致而来裹挟着风俗的娇媚与轻蔑的狂笑,小小的街角哗然,

“你才多大就敢来找牛郎?”

“有几个钱啊小妹妹?这可是‘王座’,你付得起吗”

 

嘲讽如此,胡桃微昂的眼神也不曾低下,梅花瞳仍锁住安稳坐在酒塔前面的男人——在等一个回答,问题的正解自是由答主回应才有意义。“好啊”他轻啜一口后这样说道。

———可真是始料未及的结果。就连胡桃本人也诧异于如此轻易的应允,仿佛这双鎏金的光晕里,交出去的并不是万千金银难求的欲念。

 不知是不是怔愣间神明按下的慢速键,胡桃迷失在掩在额间碎发的绯红。“王座”其人,生得一副好皮囊,较之暗巷沉街里杀马特风的牛郎甩了不知多少圈赤道。价高难约自不必说,也不知是使得什么手段并不受制于任何高级店家,却习惯流连于小街作坊。

也是个怪人。

 

“那么,你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呢?这位,小姐”唇间因抿过香槟的缘故沾上些许水光,霓虹闪烁下折射出潋滟的微笑。

“我要…我要睡你!”像是再次鼓足了勇气得以不顾他人的眼光,她大声的叫出向来叫寻常大家闺秀羞于启齿的诉求。

 

这可真是有趣。向来平循的眼中浮现一丝兴味,余光敏锐的观察到这孩子的衣饰不俗,就是不知是哪家的小姐。“当然,不过共度一夜,倒是要先说好,准备好相配的报酬了吗?”浅笑,举杯,精致的玻璃杯相碰撞间发出清脆的声响。这在眼波流转间早已是心照不宣的告别,一个风月的落幕,下一幕香艳的开演——他同意了,不单单是因为他看出少女背后雄厚的财力。

 

可惜那位娇娇人没能明了此等纵容的隐语。抬眼便望见那对双马尾因着无措有些许的轻颤。

到底是没沾染风尘的幼梅,钟离暗自发笑。

“我,我当然有钱!你可不要小瞧我!”眼前双马尾的少女还在认真的倔强着。

“怎么会呢,你是我今夜的主宰,既然选择春宵不误,也不如早些歇息便罢”或许是真的无奈于女孩些许较真的性子,胡桃仿佛听得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还没等她的小脑袋转过弯来,那双干燥且温厚的掌便拉了她出去。

一帘遮住风月场上廉价的欢呼与旖旎。

 

去哪?胡桃的脑中在肌肤相触的刹那便宕了机,只留下星星点点混沌的意识思索着当下与未来。人生短短十八载还没与家长家仆外的男人接触过。

进展是不是太快了?胡桃拧了拧秀气的眉毛,

不对,明明自己才是那个叫嚣着要睡了他的人,怎么看自己才是那个强抢民男的变态…小手无意识的揪着自己的马尾辫,

可是这么一想也不太对劲。他是牛郎啊又不是普通男人,这只是一场交易,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对!没错!

 

想明白了的胡·白兔·扬言要睡钟离·桃一下子舒展开了!一副容光焕发的模样惹得前座的钟离一声轻笑,又想起依着小姑娘较真的样被笑话了肯定是要找场子,只能装模作样轻咳几声遮掩过去。

从后视镜望了一路,小姑娘紧紧巴巴皱成一团的模样太像窝边团团着的小兔子,明明馆里还狂妄的敢说敢言,这边离了人群却紧张的什么似的。

 

用了几乎整个车程的胡桃终于捋清楚了状况并做好了心理建设,于是自然不清楚自己一路上的纠结小意故作从容全被男人看了去,也自然没注意到他带自己去了哪里。

 

并非是一所高档酒店的套房。

胡桃望着门牌号傻了眼,扯了扯身前忙着开锁的人的衣袖,眼前人倏的靠近,“怎么了?害怕?”品出言语里笑意的胡桃鼓了鼓腮帮子,一鼓作气推开了那扇门。

 

被她甩在身后的钟离暗沉了一瞬的眼,

“无法再回头”


TBC.


有补档,信我(看我真诚的眼神


上一棒@yosa. 

下一棒@怅东 

 


『梅叶缠岩』企划终宣

**素材来源于网络

这次企划我们从一个多月前便已开始征集,虽然和预想的48H多少有些背离👉🏻👈🏻,但是也非常非常感谢各位参加的老师

(以下出现顺序不分先后

@yosa. @晨曦曦月 

@过激零左钟左人 @Drian. @华扇不是花衬衫 @茶茗囧 @无氧 @ukiyosama @怅东 @妄闻是未亡人 @呱唧 @绥宴  


这是我第一次开企划,而且是第一次做宣图,所以只是做了一个十分敷衍的宣图(大概)

非常感谢扇扇@华扇不是花衬衫 的帮助,虽然最后成图并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效果wwww



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和支持